当前位置:主页 > 平板之家 >为你选诗|流泪不是因为催泪弹 而是无能为力守家园 >

为你选诗|流泪不是因为催泪弹 而是无能为力守家园

评论281条

香港反送中事件,女人迷为你选诗,来自韩丽珠、罗毓嘉、曹驭博的诗选,愿在各地的你们,清醒时分都能望见黎明和平安。

亲爱的,

我们知道,现在的你可能是焦虑的,你焦虑熟悉的家可能消失,而你目睹进程,深感无能为力;我们知道,现在的你可能是愤怒的,你难以相信在同一个土地长大的人,有一天站在拒马另一端挥舞警棍、扫射烟雾弹;我们知道,现在的你可能也是无感的,你无感于非己之地的狂躁,也或许你已经习惯了平安,难以想像动荡是什幺形状。

我们想趁这个时间,邀请你读几首诗,诗里有温柔,诗里也有力量,引领我们去面对这个世代的不安。

〈他们说这是一场骚乱〉

他们说这是一场骚乱

他们说我们是一群暴徒,有计划地行动

我却不知道我们的计划,下一步是什幺

我只知道我们要保护这个城巿

身在我们,密密麻麻的我们之中

燠热、不安、气氛紧张

我们对彼此来说都是陌生者,但只能互相依靠信任

我们拍手、呼叫「加油」、「撤回」,唱圣诗

那些我多年来不屑去唱的圣诗

却是那里唯一带着慰藉力量的声音

他们拥有特首

特首是一个自称是母亲的人

但我看到他是一个空洞的袋子

极权因应不同情况给袋子填满不同的内容

他被注进什幺就是什幺

特首拥有电视台的频道

可以在录头前流泪谴责我们

他们拥有警察

警察拥有长盾、长棍、武装、枪、催泪弹、手铐、每天操练的身体、搜查和拘捕的权力

他们有一所监狱

他们把子弹射进一个人的眼睛,再把子弹射进另一个人的脑袋

他们用水柱喷射一个人

我们拥有许多人、生理盐水、索带、长伞、保鲜纸、口罩、眼罩、头盔、纱布和哮喘药

有日夜加班、久未运动而有点鬆弛的肉身

我们还有灵魂和心

有时勇敢,有时恐惧,有时愤怒,有时沮丧,不免天真

或许这就是暴徒的特质

我每天写字

但渐渐无法肯定每个字词的意思

他们把倒转的道理说好几遍

人们信以为真

如果这是一次城巿必须进行的手术

那幺,必须切除的肿瘤,是我们还是他们

这些事情,必定已在地球上发生过许多次

这只是其中一次

也会像以往许多次,慢慢被遗忘

所以我要说出来,在我忘记之前

我信上帝,上帝说

天堂里有审判

但地狱往往在人间

我信佛,佛说

种什幺因得什幺果

缘起性空

我信大地之母

大地被蹂躏

我信宇宙是最大的爱

宇宙让我知道

人有时必须承受超乎寻常的痛苦

有时得以进化

有时不

— 韩丽珠

为你选诗|流泪不是因为催泪弹 而是无能为力守家园
图片|来源

〈讚美诗〉

让我们讚美这座城市

它往其中一边倾斜。众人歌颂着

大楼后方的四楼公寓一再增建

在沉郁的碑石与荆棘上

兴筑电梯。且让我们讚美泥泞的坑洞

集会的第一天我们还能

讚美混乱的车流

讚美四面八方追逐而来的死神

 

第二天,我们讚美往天空推行的巨岩

让我们讚美工作,讚美

为快乐与枯萎而激动的伟大人群

我们讚美广场上罢工的女子

讚美无法出发的航班

让我们在深夜四处纵火吧

烧去所有迟缓的时间。挥动尖锄铁铲

当他们筑起拒马的大坝

我们讚美地底流动的另一座城

 

讚美每一道血管都与下水道相接

让它们汇聚为没有出口的运河

而我们必须讚美那些:天际线以外的云

不洁的身体左脸类似的印记

让足迹环绕公寓,让蝴蝶思念花蕊

让我们讚美

讚美城市以外最高的山峰

那里当也有一双眼睛,反窥他们

在抗议的第三天

 

让我们讚美这样的天气

在日光底下颤动肩膀

赤着胸膛,在雨中把去年的枯叶抖落

虚构的人们

正被真实的事件不断杀害

 

让我们讚美诚实

于是撕毁了昨天的报纸

窗台下方,一道脊椎如大写字母般竖立

让我们讚美拼贴的肉体讚美鸟巢里的复活

讚美存在与不存在

让我们讚美衣衫褴褛的别人-

负欠巨大款项的他们

把书籍一页页撕下,扔进篝火

讚美并非他们所写就的历史

 

讚美这个世纪也将走到它的最后一天

讚美全新秩序的复兴。讚美交通。汽车、地铁

飞行器。讚美

快,以及更快消逝的时间。

讚美天光,砲弹与革命

讚美历史竟能够猛烈地转向了吧

装饰用的廉价丧服,安置在众多肩膀中间

 

在举起标语的最后一天

让我们讚美那个男孩

我们讚美

这座浮岛拥有许多名字像小指勾着钥匙

而不能打开的门,未曾通向任何地方

-罗毓嘉

为你选诗|流泪不是因为催泪弹 而是无能为力守家园
图片|来源

〈被斩首的人〉

大战将近

刽子手赴约

等待献花,等待

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大家依序戴上面罩

「我不想过狗日子,我不想

过狗日子」

 

熟悉吗?存续好的勇气

又被偷走了。躯体、四肢

我的语言

通通被偷走了

大战将近,我们的未来

还能到来吗?

 

为何我的岛

要如此疼痛?

为什幺要反省

一个不可提及的错误

岛痛醒了

世界也会跟着醒来吗?

我有好多话不想说

我有好多话要说。

-曹驭博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