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周边无人 >农村空气并不新鲜,有时候比都市更惨──被PM2.5包围的美浓 >

农村空气并不新鲜,有时候比都市更惨──被PM2.5包围的美浓

评论497条

农村空气并不新鲜,有时候比都市更惨──被PM2.5包围的美浓

只要不下雨,冬季里作就能长得头好壮壮。然而,经历了这些年的冬雨,现在农民一看到雨云密布,心里就七上八下。我记得二◯一五年的冬至,陆续有两道冷锋扑向台湾,农民期待了好久的乾冷空气就要到来,大家脸上都出现一种「哇!寒流终于来了」的开心表情。

这个时候,不只农民放心,田里的白玉萝蔔,好像也从垂死之际复活,还有园子里的小果番茄,正欢呼着,作物们等着气温下降,好好一展扑鼻香气与甜度表现。

冬季里作大多是旱作,讨厌下雨、不要太热,光是每天清晨的浓雾,就能把农地上的小鬼头们餵得又饱又舒坦。

冬至,是一年之中白昼最短夜晚最长的一天。这个时节的台湾,常常会遇到寒流来袭。冷气团浩浩蕩蕩从北方南下,东北季风在此时,最为剧烈,总是把大国内地的雾霾或污染,毫不打折吹送到南方小岛上。

美浓近几年冬至前后的浓雾,出现了些微不明显,但是又很令人忧心的现象。

过去平原上的浓雾,是作物的水分补充,也是冬季最美的风景,可是这些年,时常出现过了中午雾气都还没有完全蒸散的现象,如果此时再仔细对照冷锋过境的时间点,结果会让人吓出一身冷汗,原来锋面通过不只气温下降,还带来了北方的空污,再加上冷高压大军压境,导致境内的空气污染如如不动,完全无法扩散。

记得二◯◯六年我刚进入美浓进行长期的採访调查时,一位台北老友就曾对我说:「我不喜欢美浓,一年只有两季。夏天好热,冬天天空又都是灰灰的,好像怎幺擦都擦不掉。」

真的就有如她所说,现在一入冬,眼光望向远方,试图看美浓山系或大武山系时,稜线总是似有若无。

只要是这段时间,北方有强烈冷气团光临台湾,各大媒体就会引用环保署的数据,提醒国人尽量少外出、避免激烈运动。我的採访本上写着,「二◯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环保署表示,这波霾害是今年来霾害影响程度最广的一次。」连续三天,整个台湾的西半边,无边无际灰濛濛,PM 2.5 细悬浮微粒严重超标,最惨的时候,全台湾七十六个测站的每小时浓度,有六十六个测站浓度都达「紫爆」程度。

大气不分城乡,更无视行政边界的虚线,它越海跨山而来,有洞就钻,甚至钻进动物肺部的最深处,穿透肺泡直接进入血管随着血液循环全身。

当然美浓也没有在这波空污潮中缺席。如果日正当中,美浓上空还漂浮着浓浓雾气,大家都要小心了,因为这是 PM2.5 和 PM10这些一级致癌物的污气。我问高雄市环保局一位科长,「为什幺我们美浓的空气常常比市区还差?」

他给我一个无奈的笑容,「起北风,是中国的空污南下垄罩台湾,美浓跟大家都一样跑不掉。另外一个原因是,美浓位于中央山脉和玉山山脉最南支脉交会处的南边,是一处东北高西南低的畚箕地形,如果南风或西南方一吹,会让本土的空气污染散不出去。」
总之,无论是南风还是北风,美浓都有事。

所以常常很多时候,我都忍不住会跟南下美浓的朋友说:「农村空气并不新鲜,有时候比都市更惨,像美浓,会被北方来的 PM2.5 包围,也会被西南方国产的 PM10 悬浮微粒所影响。」

萝蔔园的日出薄雾,如果到中午还没有散,就有可能是空污。

空气影响人。人会过敏,皮肤会痒,呼吸道疾病会被诱发,也会提高死亡风险或癌症机率。像是我跟老二小乐,就对这些不良空气较为敏感,就算没有感冒或发炎,一到空污严重的时候,我们两个就是咳不停,尤其有时候,会咳到一种心脏都快要跳出来的程度,这让我很愤怒。

另外让我生气的,是田里的作物也受到空气污染的影响。空污中的酸性物质,会让植物变得不健康。像酸雨,就是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及氯化氢在大气中作用而成的稀硫酸、稀硝酸及稀盐酸,一般酸硷度大约是在三﹒八至五﹒六之间。

还有一堆被统称为酸雾,就是含有硫酸、硝酸、磷酸、盐酸等微滴的烟雾,来自各种工业製程所排放的强酸微滴,也会对植物造成影响。而臭氧、二氧化硫和乙烯,更会加速或恶化植物因为阴雨天、露水雾重而造成的露菌病。

二◯一五年年底,我就亲眼看到酸雾和酸雨对作物的伤害。那天,我从北部娘家刚回到美浓,想说先到萝蔔园巡田拍照,一到园子边,差点被吓到跌坐地上。一开始还以为鬼打墙,无论怎幺翻找都看不到任何一根萝蔔,我甚至以为自己走错路,后来睁大眼睛一再确认水圳、电线桿和排水孔的相对位置,这才发现,短短四、五天不见,园子里那些应该正要快乐长大的萝蔔,全都逃不过酸雨和酸雾的侵袭,整片萝蔔园就这样消失了。

重点是,不是只有我们家的萝蔔园如此,几乎整个美浓平原白玉萝蔔的退场,不用「落荒而逃」根本无法足以形容。一夜之间,萝蔔无影无蹤,就像是外星人来过一样。

还有一种农民早已经习惯的空气污染,那就是冬季里作密集耕种与管理下的农药使用。

对许多农家来说,一年之中的收入,取决于冬季里作的产量与价格,因此每个农民都有只许成功的压力。种红豆、种萝蔔的人,大部分是老农,红豆、萝蔔收成赚的钱,有些是要帮助儿女负担下一代的学费,有些是要给自己存下未来长期照顾的老本;种番茄、种敏豆的,大部分是中壮年或年轻农民,敢冲敢冒险敢投资,可是也要拚老命不能失败,一旦收成不佳或价格差,不要说家里来年的生活费成问题,连投入的成本都赚不回来。

所以,如果农民不够了解作物的生理现象,又欠缺对农药使用的正确观念,就会被收成不好的恐惧牵着走。一旦出现害怕、心生紧张,再加上经验不足、态度有所偏差,在农药行或其他农友的怂恿下,过度使用农药是必然发生的结果。

越努力耕种,不见得对环境有利,有时候反而会对植物和生态有害。第一线的受害者,绝对是生活在农村的我们。

在美浓市区,有一所小儿科是我们朱家的家庭医师。每逢这个季节,我或是小乐又会开始过敏。他跟我说:「我只能帮你开一些止咳的药,可是如果过敏原没有消失,一样不会好。」

我问他:「那怎幺办?」

「没办法啊!如果是农药引起的,戴口罩会好很多,可是如果是 PM2.5,那可能只能避免外出,多喝温开水来减轻不适了。」医生也很无奈。

我又问:「确定这不是感冒吗?」

他笃定地回答:「不是,农村空气一点都不好,有空气污染,也有农忙时期的农药污染。很多病人都跟你们一样。」

二◯一五年,这一天是十二月二十日下午,台南市区有一场「反污染我在乎」大游行,我是活动支持者,也是採访的记者。

由于 PM2.5 是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一级致癌物,包括发电厂、焚化炉、炼油厂、石化厂、半导体厂,以及燃油交通工具都会产生,可是中央和各地方政府,却都没有具体改善 PM2.5 空气污染的政策。再加上台南、高雄、屏东、嘉义等南部县市,常年空气污染严重,PM2.5 年平均已超过标準二倍,民众罹癌率节节攀升。

所以环保团体赶在大选前举办这场游行,为的就是要要求政府单位和各政党候选人,都有责任要提出禁止污染停止产业扩张的立场。

游行现场的行动剧,上演着暗黑势力吞噬环境的剧码,跟着爸爸妈妈参加游行的孩子们,正瞪大眼睛观看黑白力量对峙,紧张心情溢于言表。

空气污染,不是都市特有,也并非工业区专属产品,我们住在农村,空气不新鲜,我们的农作物,时时受到威胁,还有农药挥发在农村的空气之中,对居民产生的影响,都还没有具体的科学研究成果和政策规划。

游行后的第二天,村庄在浓雾中醒来。路灯还亮着,在雾气中晕开带有柔焦美感的橘黄色块,原本横亘在眼前的龙山,不仅稜线消失,连整片山都被涂成厚厚的灰白色。这样的雾景,已经越来越难辨别是美景还是污染?只好等到太阳高挂天空后,才有办法知道这场雾到底是以水分为主,还是悬浮微粒比较多?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